首頁>國學網事 > 傳統文化進課堂風景別樣——來自北京市首屆“子曰”傳統文化教育論壇的報道
        傳統文化進課堂風景別樣——來自北京市首屆“子曰”傳統文化教育論壇的報道
        來源: 中國教育報    2019-07-09 10:14:00   責任編輯: 未網戰略閆巖   www.k618.cn
        內容提要: 每位學生都有文化的基因,而教師要做基因的喚醒人。

          圖為教育戲劇課現場 朱琳/攝 

          詩詞、國學、書法、京劇……近幾年,傳統文化進課堂搞得如火如荼,但效果如何?去年底,北京教育學院發布的《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文化教育現狀調查報告》顯示,六成以上的學校有傳統文化課程和教材,但師生都認為學校最大的問題是形式太單一,教師表示自己在傳統文化教學過程中能力稍顯不足,缺乏相關資源。可以說,如何更好地把傳統文化教育融入課程,對于教師來說依然是一個難點和挑戰。

          近日,由北京教育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傳統文化教育研究所暨“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”學科創新平臺主辦的北京市首屆“子曰”傳統文化教育論壇在海淀區五一小學舉行,主題為“傳統與現代的會通”,設置的四個分論壇從教育戲劇到古詩群文,從古代文言到經典閱讀,展示了教師們在小學至高中階段傳統文化教學的實踐與思考,吸引了來自京津冀、山西神池縣、山東濱州等地400多位教師參加。

          用教育戲劇打開新世界 

          在教育戲劇與傳統文化分論壇,五一小學教師金旭執教的教育戲劇展示課《走近孔子 走進孔子》,帶領學生們走進孔子,仰望儒家,鼓勵學生“年少立志、于困頓中不忘其志,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砥礪前行”。課上,學生們根據《孔子的故事》一書自編、自導、自演了喪家之犬、陳蔡之困、自我斗爭、弟子侍坐和穿越時空五幕戲劇,還運用坐針氈、角色代入、內心獨白、第四堵墻等教育戲劇方法,對所飾演角色的心理狀態和思想情感,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討論。

          “現在很多學校都在做戲劇課程,但大多的是課本劇,把情節轉化成戲劇來展演,教師在課堂上往往只是一個觀眾。而真正的教育戲劇是全員參與,教師既是導演也是演員,通過運用戲劇方法與戲劇元素,引導學生在設計好的架構下發揮想象、表達思想,并進行思維碰撞,讓學生通過體驗人物更深刻地把握文本。”北京教育學院副教授方麟說。

          如何引發學生對傳統文化的學習興趣?北京教育學院教授王秀榮以“用教育戲劇打開傳統文化教育新世界”為題,介紹了常用的戲劇教學方法。她坦言:“教育戲劇符合孩子最自然的習性,可以通過對故事的閱讀、觀看、傾聽、討論、表演、實踐等多種形式,將教材中蘊含的美德內化為孩子自覺的準則,增強他們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理解和認同。”

          挖掘詩詞中的精神寶藏 

          事實上,教育戲劇中的某些策略在講古典詩詞的時候也可以用上。在古典詩詞與傳統文化分論壇,五一小學教師吳建欣執教的群文閱讀課“三首詩”——《暮江吟·題西林壁·雪梅》,通過誦讀的方式,引導學生尋找自己最喜歡的詩句并為其命名,發現詩歌的音韻美和自然美。隨后,吳建欣又請學生們以小組為單位討論作者表現自然美的具體角度,并以半命題的形式帶領他們尋找詩歌中的哲理美,最后結合實際生活談各自收獲。

          北京市海淀區教師進修學校教研員郝婧坤認為,朗讀是孩子進入詩歌作品的一種方式,此次教學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群文閱讀,整進整出,有分有統,并使學生將課堂所學真正運用到生活中,這是給學生帶來的精神寶藏。

          據《北京市中小學生傳統文化教育現狀調查報告》顯示,四成以上的教師對“古詩文吟誦教學”有了解,但沒有用過。為此,方麟針對古詩群文的教學策略以及課堂結構等問題,以《觀獵》《春夜喜雨》《夜雨寄北》等詩歌為例,從時間、空間、時空和意象四個方面深度解讀,為教師走進文本提供了多個角度,也為教學提供了更多的工具和方法。

          在歷史天空中感受經典 

          “經典節選對于中學生來說是一個難點,尤其《莊子》本身很短,又跟學生的現實生活有一定距離,理解起來比較難,這也是教師使用統編教材遇到的最大問題。”順義區教育研究和教師研修中心教研員、特級教師劉德水如是說。

          然而八一學校教師劉楊的展示課《北冥有魚》讓人眼前一亮。他以華為ARM-Based處理器——鯤鵬920為導入,通過學生的鯤鵬形象配圖展示,以及“徙”“鵬”等文字學解析,探究“鯤鵬”的具體內涵;再由節選文本到《逍遙游》全篇,逐步揭示“鯤鵬”與“蜩”等在“有待”方面并無本質區別,從而回溯莊子“齊物”的哲學思想;師生還結合《上李邕》《泊岳陽城下》《漁家傲》三首詩詞,共同追索鯤鵬在歷史時空中的象征意義;最后劉楊又邀請學生們賦予鯤鵬以新的形象,一同書寫鯤鵬新故事,使課堂從古到今,由現實到未來。

          “讓學生的眼光聚焦在歷史天空中,在親近鯤鵬中,理解經典的文化意義、感受經典魅力,幫助他們從哲學層面上初步地理解:我是誰,我從哪里來,我到哪里去。”海淀區教師進修學校教研員夏滿認為,《北冥有魚》一課從經典文本的基礎閱讀、還原經典的教學實施、有選擇性的縱深閱讀和關聯生活的教學實施等維度,使我們對“文化經典的節選文章怎么教”的話題有了新的思考。

          透過思辨視角理解人物 

          經典閱讀是傳統文化教育的重中之重,八一學校教師王華蓓執教的《紅樓夢》整本書閱讀展示課——《說不盡的劉姥姥》,通過對“劉姥姥三進賈府”進行回顧和梳理,引導學生從多個角度對其形象進行挖掘,并巧妙地運用清代涂瀛對劉姥姥“殆黠而俠者”的評價,推動學生從思辨視角理解人物形象,圍繞“劉姥姥的形象意義”“劉姥姥的社會價值”展開討論。

          “整本書閱讀在于推動學生從多個角度、多個方面去探討問題,在這個過程中,既要有宏觀上的把握,又要有微觀細節上的分析,要幫助學生掌握正確的閱讀整本書的方法。”北京市海淀區教師進修學校教研員、特級教師黃玉慧說,此次論壇名為“子曰”,意味著大家對傳統文化都可以發聲,教師可以引領學生在課堂上討論,學生也可以有自己的思考和見解。

          每位學生都有文化的基因,而教師要做基因的喚醒人。北京教育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長吳欣歆表示,希望加大教師在傳統文化教育方面的專業培訓和通識培訓,推動傳統文化教育與現代教育相互融合,開發出更多的傳統文化課程,探索出一條傳統文化進課堂的新路。

        【本文責編: 未網戰略閆巖 】
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相關新聞:

        日本美女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