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歷代圣賢>歐陽修、周必大手稿的價值
        歐陽修、周必大手稿的價值
        來源: 光明日報  2019-01-21 09:13:00   責任編輯:張程  www.k618.cn
        內容提要:這件墨卷作為歐陽修的真跡,除了其珍貴的文物價值之外,還顯示了以下一些寶貴文獻價值。

        遼寧省博物館所藏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(局部)

        近日,網上出現了《歐陽修的廢紙里,竟然有封宋神宗為郡王的檔案》這樣標題博人眼球的文章,披露了遼寧省博物館所藏墨跡原件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。墨跡原件內含北宋歐陽修一文一詩,以及南宋以降歷代收藏者的題跋。

        墨跡原件首為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,錄文如下:

        自唐末之亂,士族亡其家譜。今雖顯族名家,多失其世次,譜學由是廢絕。而唐之遺族往往有藏其舊譜者,時得見之。而譜皆無圖,豈其亡之?抑前世簡而未備歟?因采太史公《史記》表,鄭玄《詩譜》,略依其上下、旁行,作為《譜圖》。上自高祖,下止玄孫,而別自為世。使別為世者,上承其祖為玄孫,下系其孫為高祖。凡世再別,而九族之親備。推而上下之,則知源流之所自;旁行而列之,則見子孫之多少。夫惟多與久,其勢必分,此物之常理也。故凡玄孫別而自為世者,各系其子孫,則上同其出祖,而下別其親疏。如此則子孫雖多而不亂,世傳雖遠而無窮。此譜圖之法也。

        次為歐陽修《夜宿中書東閣》,錄文如下:

        翰林平日接群公,文酒相歡慰病翁。

        白首歸田空有約,黃扉論道愧無功。

        攀髯路斷三山遠,憂國心危百箭攻。

        今夜靜聽丹禁漏,尚疑身在玉堂中。

        在歐陽修的詩文之下,則是南宋宰相周必大的兩則跋語。此后則是元人張雨、歐陽玄和明初宋濂等人的題跋。鈐印則有宋“中書省印”和清朝內府鑒藏印。

        觀此卷,兼考之文獻,可知其由來。歐陽修的一文一詩,彼此并無內容上的關聯。之所以粘連在一起,只是因為作者是同一人,都是大名鼎鼎的北宋文豪歐陽修。那么,是誰把這兩件詩文粘連在了一起呢?應當是墨卷最前面的題跋作者周必大。

        我這樣斷言有兩個證據。第一,《譜圖序》墨跡之后的“右歐陽氏譜圖序稿”八個字與《夜宿中書東閣》墨跡的周必大題跋首句“右歐陽公嘉祐八年冬末詩”的筆跡完全相同,同出周必大。第二,墨卷所錄周必大兩篇題跋又收錄于周必大文集《省齋文稿》卷十五,收錄順序也與墨卷完全相同。這樣都證明這一墨卷原為南宋周必大所收藏,而后散出,才有了歷代題跋的粘接。從詩卷有“宣統御覽之寶”鈐印推測,這件文物大約是溥儀攜出宮中,最終落戶到遼寧省博。

        屬于歐陽修的真跡只有上述一文一詩。披露這一文物的文章博人眼球的標題中所云“宋神宗為郡王的檔案”那兩行字,據周必大跋語,原本是在歐陽修詩作之紙背,墨跡中顯示的內容并非原件,而是出自周必大的抄錄。其內容如下:

        其子頊出閤,奉/

        □入內內侍省取旨施行。

        何以斷言不是文件原件,而是出于周必大的抄錄呢?這也是從與周必大跋語字跡的比對上斷定的。特別是文件中“出閤”的“閤”字,與跋語所記“十二月乙亥出閤”的“閤”字,筆勢風格完全一致。

        這件墨卷作為歐陽修的真跡,除了其珍貴的文物價值之外,還顯示了以下一些寶貴文獻價值。

        第一,為研究歐陽修的寫作過程提供了直觀的視覺資料。檢核歐陽修文集,《歐陽氏譜圖序》只是長篇序文中的一部分,亦即到了南宋周必大手中時,《歐陽氏譜圖序》的歐陽修手稿只有這一頁。不過,僅從這一頁的刪改增補就可以揣摩歐陽修寫作和訂正時的想法,同時也可以窺見歐陽修對文章的推敲打磨。在手跡《夜宿中書東閣》一詩之后,我們注意到歐陽修還記有“攻字同韻否”幾個字。這幾個字表明,歐陽修或許拿不準“攻”與“翁”“功”“中”是不是同韻,就寫下了這幾個字,也許是讓書童幫他查核,也許是打算向人詢問。總之,寥寥數字備見歐陽修對寫作的審慎態度。

        第二,可以成為校勘通行本歐陽修詩文之資。《歐陽氏譜圖序》的這一頁歐陽修手稿,與現存本文字差異不大。只是比勘手跡,“故凡玄孫別而自為世者”一句中“故”字為通行本歐集所無。審視前后文,有“故”字于義為勝,通行本蓋脫。手跡《夜宿中書東閣》一詩,與文集相比勘,也基本一致。只是“白首歸田空有約”的“空”字,文集本作“徒”。檢視手跡,“空有”二字之處有涂抹,涂抹處原來似乎是“徒負”。這一涂抹當是出于歐陽修的修改訂正。這類訂正除了可見作者匠心,而手跡顯示的異同也可以成為校勘歐集之際最重要的證據。

        這件文物的寶貴之處,不僅在于留下了歐陽修的手跡,還在于留下了南宋政治家周必大的手跡。周必大與歐陽修有著隔世的深深緣分,二人不僅是同一桑梓,還擁有著同樣的謚號“文忠”。周必大極為景仰歐陽修的為人,曾主持刊刻歐陽修的文集,而降至清末,歐陽修的子孫歐陽棨又刊刻了同樣卷帙龐多的周必大文集。北宋南宋兩大家的手澤同現于一件文物,讓人感慨造物主的冥冥安排。

        筆者近年來一直受托整理校勘周必大文集,墨卷驚現周必大題跋,一見可謂喜出望外。檢視文集所錄這兩則題跋,手跡對于校勘文字異同也顯示了寶貴的價值。《省齋文稿》卷十五所載《題六一先生夜宿中書東閣詩》,文字與手跡幾乎沒有異同,只是“閣”記作“閤”。而同卷緊接著的《題錄神宗出閣指揮》,文字異同則較多。以下移錄題跋,略施校勘。

        右兩行元在歐陽公詩稾之陰〔一〕,殆中書所錄旨揮〔二〕。蓋神宗以是年九月封淮陽郡王,改賜今名。十二月乙亥出閣〔三〕,正當時事也。淳熙乙巳春,必大謹記〔四〕。

        〔一〕右兩行元在歐陽公詩稾之陰“元”,諸本原作“原”,“稾”作“藁”。

        “公”字原無,據現藏遼寧省博物館手跡改補。

        〔二〕殆中書所錄旨揮“旨”,原作“指”,據手跡改。

        〔二○〕十二月乙亥出閤“閤”,原作“閣”,據手跡改。

        〔二一〕必大謹記「必大」,原作「某」,據手跡改。

        作者本人的手跡是超越了任何刊刻或抄錄版本的第一手原始資料,最當重視。以上的文字異同,盡管“元”與“原”、“旨”與“指”通假,“稾”與“藁”屬于異體字,但原作者如是寫,則反映了周必大甚至那個時代士大夫的書寫習慣。吉光片羽般存在的手跡十分寶貴,因此盡管無關宏旨,我還是有異必校。而“閤”和“閣”,在宋代講到“龍圖閣”等閣名和講到“閤門宣贊舍人”時,現在都不將兩個字混同,甚至校勘時都要出校。但從周必大轉錄的《神宗出閣指揮》和他題跋都看,本當寫作“閣”之處,都寫成了“閤”,因此,我想在宋代作為同音字的這兩個字,恐怕當時人并不十分在意于其間的區別。受周必大題跋的啟示,今后整理文獻時,對“閤”“閣”之異可以徑改不必出校。此外周必大的題跋署名,文集皆作“某”字,似為后人編輯所改易,周必大在寫作之初,就直接記作“必大”。

        這件文物還有一個寶貴之處,那就是多出鈐有的“中書省印”,這至少是南宋中央政府發號施令的印鑒模樣,讓我們從這里也一得親睹。

        末了,想追加說一句,題為《歐陽修的廢紙里,竟然有封宋神宗為郡王的檔案》的文章,頗有些名不副實。這兩行字,據周必大文集所題,在宋代叫作“指揮”,是政事堂命令下級遵照辦理的指令。有時玩玩標題黨無可厚非,但從學術嚴謹的角度講,最好還是實事求是。

        【本文責編:張程】
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相關新聞:

        日本美女毛片